吴桐_今天至尊让陆公操心了么

握得住虎符兼权柄,握不住青丝病白发,握不住韶华失流年

[权逊‖策瑜]日子还得过


现代黑道paro

诸君,我要吃糖,所以这就是甜饼(。

没查,有虫随缘

脚崴了在教室饿肚子很闹心,懒得修了

私设如山




孙权漫不经心地把烟头在设计精巧的水晶烟灰缸里辗灭,顺着呼出的烟雾叹了口气。


他孙权,本本分分的大四学生,勤学苦读一整年憋足了吃奶的力气去考研,没成想刚知道自己考上了心仪的学校就被要出国深造的亲哥孙策拉去继承什么劳什子黑帮,彻底没了清净日子。


他哥孙策在这城内是呼风唤雨的人物,人帅个高业务强,豪爽义气又不怒自威,一双桃花眼笑则宣风暖阳怒则雷霆暴响,黑道白道谁见了都要让三分。他们帮派也不仅仅是站在街边穿着皮裤社会摇的乌合之众,那也是明面上能开起吴江公司的大组织,突然上来个孙二少,就算这位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但好歹不如孙郎的风流气韵,搁哪个老伙计都受不了。


本来老哥还给他留了个顶厉害的副手——周瑜,人帅个高业务强,留着长发却不显女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除了生孩子好像什么都会,人格魅力四米二,自带气场六米八,堪称活的吸粉机。结果这周公瑾为了追随孙策的步伐,帮孙权清理了几个门户再做做交接就也飞去德意志了,这让剩在老家的孙权真真是欲哭无泪。


好在他自己也有个副手,陆逊。


这陆伯言很有意思,衣着朴素讲话儒雅,眉清目秀安静沉稳,平常伪装地像个不谙世事的教书先生,露狠时才显出自己深沉的城府和超常的谋略。


当年陆康刚死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陆家完了,他陆伯言一个书香门第养出来的奶娃娃撑不了门面干不了这刀口舔血的活,没想到现在这人却成了对吴江对吴郡都至关重要的角色。


最开始陆逊在吴江只是兼职,在吴郡这片地界实力庞大的陆家家主以科研为几任,就在大家都以为他和他小叔会在研究所和大学泡一辈子的时候,这位爷策划了一场局狠狠动摇了隔壁刘备汉业公司的根基。


没人知道这总喜欢敛锋隐芒的陆家老大为什么愿意趟这浑水助孙仲谋一臂之力,但是从那之后陆逊正式作为二把手支撑起了吴江。


神游天外的孙权挠了挠耳廓,等着张老爷子把那些老生常谈的教训说完,装在裤带里开了静音的手机屏上显示的是周瑜的来电,站在门后的陆逊推推眼镜,用修长的手指藏住嘴角小狐狸一样的弧度。








一些塞不进去的东(私)西(设):


周公瑾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除了不会生孩子还不会管弦乐,因为怕把腮帮子吹鼓了所以周大哥不让学


策哥去德国深造,出国就是申请着玩没想到成功了就开开心心出去了,觉得反正我二弟不可能几年帮派都看不好,我出去浪几年。


二谋考研就是因为孙策周瑜朱然陆逊鲁肃都是那个大学的,高考差一分没考上。


伯言从小上学就一节课不缺,跳着级念了直博,在孙权考上研之后的半年跟他小叔陆绩同期肝完了博士毕业论文。虽然这进度也算是天才奇人,但是陆绩比这大侄子还小了四岁,所以大家的注意力也都到了这神童身上。


写了私设,爽到(。


捅了贤王窝
感谢吉尔焦裕禄

尽早把200还愿的周迦产出w【下周课多

【权逊】没什么过不去的(200粉还愿

200粉点文的还愿 
大家要的醉酒,现pa,糖
会有一些个人对历史二创的想法
上了大一突然变忙,课表满的要死orz
ooc属于我,权逊属于历史
欢迎捉虫





“给老子再来一打!”

“我还能喝……能……呕……”

“干杯!”

“喂,你小子可别想赖账”

两个小时前还在毕业典礼上感动得一塌糊涂的学子们喝得东倒西歪嗨得晕头转向,完全忘了老校长泛着泪光说给祖国未来新时代奋进青年们的苦心寄语。

坐在角落的陆逊端起杯子抿了一口算是回应给他敬酒的同学——对面那人仰起脖子把酒喝完就嚷嚷着开心转头走了,怕是都认不清刚才和自己举杯的是谁。

孙权踩着沙发扯着嗓子唱《煎熬》,没有一个音在调上,也没有一个字和了伴奏,但在这灯红酒绿纷杂吵闹的包厢却还算和谐,甚至有点好听。

修剪得当的火红短发被汗水稍稍浸湿,粘了几绺在脸侧,翠绿的眼眸映着屏幕里闪烁的光,像是点了对希望的灯。棱角分明的英俊面庞在黑暗里若隐若现,开合的唇瓣对着话筒吐出高昂却低沉的音节。

麦芽糖在舌苔上磨出酸味,噪声在耳膜上震出杂音,陆逊看着那个在人群中左摇右晃的家伙,想起了和孙权的初遇。

不知为何,陆逊记得千年前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

也许是孟婆汤失了效,也许是阴差犯了糊涂,总之不是因为他陆伯言想带着那段遥远又沉重的记忆。

其实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对陆逊也没有什么影响,就是比同龄人懂事很多聪明很多语文好很多。

直到刚升上高中的陆逊在校门口看到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那是为他嬉笑怒骂的将军,为他拜帅排议的至尊,为他执鞭假鉞的陛下。

也是在他耳鬓厮磨却又赐他愤隳孤苦的仲谋。

血气汹涌地冲向大脑,耳边响起嗡鸣,四肢百骸消失般冰冷僵硬。

本以为无缘再见的人就这么简简单单轻轻松松地出现在面前。

但那又如何?陆逊像普通同学,普通朋友一样和孙权相处——他从不把自己当成千年前那个名臣本人,陆伯言早就死了,残留在脑中的只是过去的无谓幻影。

不管是杨柳的轻柔,烟雨的迷蒙,竹简的厚重,绸布的奢华,战场的硝烟,宫殿的清冷还是双唇的火热,都是和现在的他没有半点关系的记忆。

已死之人属于逝去的时间,如今的他不过是个观叹的后人。

没有什么好纠结的——即使曾经痛彻心扉,没有什么好避讳的——即使曾经啮骨蚀魂,也没有什么放不下的——即使曾经千盟万誓。

夸蜀相智慧过人的家伙讲的是自己的才谋,赞都督少年英雄的骚人诉的是自己的失意。

这千年间的星移斗转,太多事情无可言,无可论亦无需琢磨。

对于能捏着自己的卡牌和室友玩三国杀的陆伯言来说,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就算是那个曾经最重要的至尊也一样。

终于唱完的孙权扔下话筒踉踉跄跄地穿过人群一屁股坐到陆逊身边,还把脑袋搁到对方肩上。

孙权坐得实在又随意,沙发被压得颤了三颤,陆逊手里的半杯酒也跟着抖了三抖。

“伯言,怎么样?帅吧?”

“也就那样,震耳朵。”

他早就习惯了和孙权插科打诨,互损互骂——而不是隔了层名贵珠帘的恭谨谦敬,君贤臣能。

孙权喝得脸红脖子粗,听了这话从鼻子里哼出点笑意,热气喷在陆逊锁骨上,有点痒。

“伯言,咱们毕业了。”

“嗯。”

“要上大学了。”

“嗯。”

“咱俩报的不是一个地方。”

“嗯。”

“以后就不容易见着了。”

“……嗯。”

包厢里很吵,孙权稍稍撑起了身子贴着陆逊耳边呓语。

声音不大,语气平淡,吐字清晰。

陆逊知道,这小子在借着酒劲矫情。

孙权说完,把脸埋在陆逊肩上,不知是汗还是泪的东西染得衣服有点湿。

撒娇一样磨蹭的脸很烫,那份潮意却冰得陆逊打心底里觉得凉。

孙权抬起头,直直盯着陆逊平静无波的眼睛,祖母绿里翻滚着激烈的情愫,清澈得不像醉了酒。

他盯得很认真,好像这样就能看到陆逊心里。

孙权抿了抿嘴,想说点什么,可字句还未出口他就栽在边上睡着了。

连在一起的睫毛在霓虹灯下映出了彩色的光晕。

没有什么过不去的。

仲谋,你我都一样。

陆逊垂眸,伸手抚上孙权汗湿的碎发。

两条鱼

1p小太阳2p绿拐

小太阳萌战能进16强真是意料之外,最开始呆在应援群大家的目标是128强(海选)来着233


cba是抽不到的,师匠的石头都被我扔到小太阳池子了,我迦也没有绿卡,但还是庆祝绿拐落地ww

晋级了真是太好了
为了拉票我欠下了一篇文,一场电影,多了一堆爸爸
但是值了,毕竟小太阳那么好

不过对上天草应该是没戏了,但是管他呢,今天的小太阳就是冠军

200粉点文

如题
咸鱼粉丝过200了出来回(报)报(复)一下社会
限定权逊,周迦
麻烦点梗
两个cp一个一篇
麻烦评论留个言
占tag十分抱歉,决定好写啥就删
欢迎点文(ง •̀_•́)ง

fgo玩家手痒私设了个伯言

不是考据党所以细节不要当真啊我只是画个爽

扔一下墨迹的设定

职介:assassin

真名:陆逊

出处:史实

性别:男

身高:174cm

体重:58kg

阵营:秩序.中立

筋力:D    对魔力:B+    敏捷:A-   耐久:A    幸运:B     宝具:A

职阶技能:气息遮断

固有技能:谦逊恭谨:C+   算不遗筹:A     故后知节:EX

箫是武器,因为伍子胥吴市吹箫那个[其实是因为我觉得帅

宝具有好几个,白裘袄(披风)(B),金钺(那个画的一点也不像那么回事的斧子)(B-),画舫(A++)和计谋升华而成的宝具(A)

“初次见面,御主。在下陆逊陆伯言,虽然派不上什么大用场,还是感谢您的召唤。”

硬实力二流天花板一流垫底但是脑袋好使所以还挺强

还可以当rider或者caster,但是本人觉得杀阶比较适合自己[容易被轻视还能混淆视听,气息遮断也很实用

其实不管什么职介打起来都和caster差不多

 永远都在微笑,但眼神深沉冰冷

城府很深但隐藏地相当好,总是被当成弱鸡caster

基本是以老头子的心态干活,对御主很温柔

会见人下菜碟而且很圆滑所以什么样的御主基本都能搞定

“为什么会回应召唤?哈,我等已死之人不过是过去的投影,早已与此世无关。即便我有所追求,下一个被召唤的自己仍然会继续那可笑的执念,这样的循环意义不大,真正的陆逊永远都只有一个而已。希望御主不要耽溺于圣杯,那即是万能的许愿器也是无底的深渊。”

不想回答时会说这样完全没回答别人问题却又好像很认真的话[其实就是打太极

“为何我会如此从容?因为我只是个无聊的政客,一个没什么东西可失去的老头子。”

“御主,可以的话陪我散散步吧。……嗯,嗯……原来如此。说出来之后心情有好一点吗?那就好。很高兴我能帮上忙,有什么事不必客气找我就好。”

会好好回答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也会适当照顾御主

会不动声色地开导年龄比较小或内心比较脆弱的御主,看起来很暖,但其实对陆逊本人来说这些只是举手之劳

被误认为是个好心人的时候都微笑默认

抑止力的意愿优先,其次是御主的意愿,因为“死者何必挡生者的路呢?”

并不纠结于生前,觉得自己该做的都做了该说的都说了

在圣杯战争如果碰到老同事或者老主顾会说服御主尽量避免交锋,并由御主的德行决定是给对面送人头还是敌对

认为自己是个慈祥的老爷爷

我好啰嗦,不过,爽了
私心权逊tag

内心复杂
第一次完整氪一单
出了酒吞,茨木,啾那,团长
人生圆满(?)了
兄弟团聚了
五星杀有了
幸福太突然
我明明只是想要几张活动礼装

[权逊30日]day30梦还凉

 

孙权觉得,自己似乎从未懂过陆逊。

 

那人总是把唇角勾起一个礼貌又柔软的弧度,像所有温吞的家臣一样微低着头,轻垂着眼帘。眸中却没有一丝笑意,只盛着难懂的晦涩深沉,像一望无底的深海。

 

这让他看起来似乎含笑,又似乎冰冷。

 

在孙权的印象里,陆逊总是一副恭谨谦卑又深不可测的样子,嘴里说的都是稀松平常的官话,却远比他人掷地有声。就连他的兵法也是,看似平平常常,却周严紧密不给敌手任何机会。

 

但是孙权记得有一次,仅那一次,他窥探到了陆逊的真意,触碰了那颗藏在海底的心。

 

那夜,明月当空,繁星显耀。

 

吴王府的后庭落英缤纷,佳木繁阴。

 

陆逊静静站着树下,光影描绘着他笔挺的背影,晚风轻撩他柔软的长发和素色的衣摆。

 

他像那些为吴王献上珍品趣闻的教士口中的仙人,遗世独立,马上便要羽化而去。

 

他慢慢回头,淡色的薄唇轻启:

 

“至尊。”

 

湛蓝的双眼闪烁着暖色的月光,格外明亮。

 

鹅黄的光点似乎照耀了那片暗藏波涛的深海,让它清明透彻直现水底。

 

海底的沙石柔软细腻,温润含光。

 

只有那一次,他的笑容无关礼貌,不存深意,只有单纯的愉悦和温柔。

 

这位独一无二的神君、天才、长者将全部信任托付给他,卸去所有伪装、摘下虚假面具,把温润澄澈的灵魂毫无保留地展示给了他孙仲谋。

 

即使是现在回想起来,心底还能泛起快活的热意。

 

即使是……陆伯言已离开人世的现在。

 

孙权最近脑子都昏昏沉沉地,他有些想不起来为什么自己突然就不肯信任陆逊,不想见陆逊,甚至暗暗希望陆逊死去。

 

自己明明知道陆逊不可能做出有害东吴的决定,知道他的判断永远是对的,知道不管陆逊的真心藏得有多深,他都会为孙权、为他奉献了大半生的家国着想。

 

自己明明……那么欣赏他,那么信任他,那么,喜欢他。

 

他想起来了。

自己怕这聪慧过人的重臣插手皇室纷争——即便陆逊之前对这些都避之不及,自己怕陆逊篡权夺政——即便像陆逊这样聪明的人不可能为此做得这么明显。

 

也许自己只是想彻底抗拒他的想法一次,似乎这样就能取回被陆逊的优秀淡化的自我,证明这江东之主不是别人而是朕孙仲谋。

 

但这想法何等可笑啊。

 

现在他不仅不懂陆逊,也有点弄不懂自己了。

 

事实证明他错了。如果他能和自己的丞相站在一起,能像曾经的无数次一样无条件地信任陆逊,也就不会有如今朝堂动荡,人心惶惶的局面了吧。

 

可是陆逊啊,陆伯言啊,你若是能放软态度再给我些时间,或许……

 

 

 

迷蒙中他好像又看到了当年那片夜空,连树叶上颤巍的露水、地上散落的花瓣都和那晚一模一样。

 

连树下那个蕴含着青年活力的笔挺背影……都是那么熟悉。

 

柔顺漂亮的浅灰长发,简朴干净的素色衣衫。

“……伯言?”

 

因震惊和年迈而干涸的喉咙只能发出沙哑的呓语,被呼唤的人却像是听到了他的声音,慢慢地回过头。

 

明明离得很近,孙权却看不清他的面容,更别说那双澄澈的海色眼眸。

 

孙权难以置信地伸出手,想抓住在越来越急的晚风中飞舞的衣袖。

 

“陛下。”

 

风像刀子一样刮在孙权脸上,空气碰撞在一起呼呼作响,但陆逊的声音却清晰地打在孙权的耳膜上。

 

“陛下。”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海毫无波澜,却深不见底。

 

曾照亮它的鹅黄暖光早已消逝,更无法让水底的细沙闪光。

啊啊,我到底……在妄想些什么呢?

 

————————

 

孙权刚见过陆抗——那个年轻人像极了陆逊,不管是恭谨谦逊的姿态还是从容不迫的口气。

 

只是少了他父亲假意摆出的随和温吞,多了些和孙策如出一辙的霸气倔强。

 

东吴的皇帝在这个孩子面前哭得狼狈。

 

他知道自己走错了哪一步,知道自己的真心给了谁。

 

知道梦已醒,一切都结束了。

 

-

-

-

-

-

-

-

 

感谢企划小姐姐们组织这个活动还照顾我高考给我安排到了30,这29天吃粮到饱,开心

感谢前面大家这么棒[我这东西都有点不好意思往出发

最近报考串门啥的有点忙,这一两个月内也很难闲下来orz,会抽时间尽量产出[权逊,好啊

这文就是老年二谋想起伯言多好,然后做了个梦,起床找幼节莫令人见,然后两张粗糙的配图

小鹿的那个结束了是指夺嫡,他自己,二谋和孙吴

权逊真是狗血大剧,糖刀都很足,一个君主一个名臣都复杂且魅力十足,结局的反转又很精彩,却因为后世的一堆zz操作搞得很多人误会……

我,我喜欢权逊发自真心啊[语无伦次抱歉

穿的像牛郎的黑帮大佬×穿的像学者的黑帮二把手

伯言不仅是二把手还是打算留校当老师的在读博士[因为以前上学老跳级所以年纪挺小

二谋要读硕士但是刚考完研就被老爹和老哥拉去做黑帮老大了,最悲伤的是考上了


所以新人来了就是“那个戴眼镜的是军师吗?”“傻子,那是咱们二把手”


这样的pa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