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桐_今天至尊让陆公操心了么

握得住虎符兼权柄,握不住青丝病白发,握不住韶华失流年

[周迦‖fgo]师者仁心

百粉点文的那个

学生×家教

很久不写了复健中,表达可能有问题

看情况后面会有车




[1]


当那颗讨厌的白色脑袋随着门后熟悉的摆设一起出现时,阿周那真想使劲摔上门再确认自己没回错家。

很不幸,他良好的教养和象征成熟的责任感阻止了他,并操控着这具身体礼貌地向从沙发上站起的人问好。

而对方不知是完全没察觉他的抗拒还是默认了这样的情况,只是微微颔首当做问候。

真是糟透了。

--

“嗯,那个,阿周那,马上要考试了,我觉得需要请老师专门地辅导你,但是我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所以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哦……”

其实,在母亲脸上写满纠结忐忑坐在对面看自己吃饭的时候阿周那就猜出来她是有事要说,还以为是公司破产之类的晴天霹雳,没想到就是这种小事。

其中的心里落差让阿周那有点噎,但在咽下食物之后给出答复并不困难:

“没关系的,母亲,学习的事我自己会处理好,并不需要家教。”

这个提议本身也让阿周那有点惊讶,他一直都名列前茅,学业上从来没让父母操过心,本人甚至因为觉得游刃有余而有点隐秘的小骄傲。

但母亲却意外地执着:

“阿周那,我知道你现在学习很好,我也因此而骄傲,但是个性化的小问题很容易变成影响全局的大问题。千万不要因为成绩好就大意……”

阿周那在母亲的唠叨中很快就神游天外了,但为了表现尊敬和不想伤害自己亲爱家人的温柔,他还是摆出了认真的表情等着训话完了。

等柔和清亮的嗓音絮叨结束,阿周那立刻表态同意家庭教师辅助自己的学业。

他并不想让母亲失望,回应旁人的期待几乎是他的本能。而且母亲找来的也肯定是一等一的好老师。

--

家教如期报道,但留给阿周那的第一印象却不能算是多好。

任其生长却不显凌乱的白色短发,轻抿的淡色薄唇,轮廓精致的下颚和白皙如玉的光滑皮肤的确很有魅力,但那一双青碧中透出的锐利锋芒,上挑的细长眼尾和其下艳红的颜色却着实充满了叛逆气息和令人不快的侵略感。

除去这些,阿周那也能感受到从心底冒出的原始而幼稚的排斥。

但阿周那向来是个冷静有礼的人,更比同龄人成熟聪明地多,所以受人喜爱的男孩并没有将这种厌恶直接表现出来而是选择在了解这位老师的实力之前谨慎行事。

“迦勒底大学二年生,迦尔纳,从今天开始就是你的家教,请多关照。”

不等阿周那开口,自称迦尔纳的私人教师就开始用清冷且缺少起伏的声音自我介绍。

“我是阿周那。请多关照,老师。”

虽然对方多少有点无礼,阿周那还是换上了公式性的笑容。

接下来,与他的社交观念不符的事就发生了:

迦尔纳无视了他秒杀众生的完美笑容,点了点头就问阿周那想在哪里上课。

虽然迦尔纳的反应让阿周那有点不舒服,他还是给出了书房的答复。迦尔纳二话不说跟着阿周那走到书房,进去就掏书,之后自然地回头向站在门口的阿周那发问:

“你好像有些失落。放心,我的课程没有问题。你想听什么?”

--
这只是噩梦的开始,一点尴尬本来并不会影响到很有涵养的阿周那,毕竟面对知识的迦尔纳还是展现了自己的优秀,阿周那提出的问题他全部对答如流,而迦尔纳为阿周那筛选的题目也正合对方的需要。这让新来的家教在阿周那心中的好感度拉回不少。

果然,母亲挑选的老师差不了。

但当阿周那开始再平常不过的寒暄时,才真正发现迦尔纳讨人嫌的侧面。

“老师是读什么专业的?”

“材料化学。不过不用这样和我搭话。放心,我会努力把我会的教给你。”

“……”

虽然自己的确是有那么一点社交性的目的,但这样直白地说出来除了拉远距离有什么意义?

“你看起来有些受挫,像被踩了尾巴的狗,是觉得尴尬吧。……我为刚才的话道歉。”

缺少声调变化的道歉听来尤为刺耳,更别提那加以讽刺的态度。

很想摆脱这种状况而且教养很好的阿周那只有微笑回复:

“不,这没什么。”

虽然他已经在心里问候过迦尔纳全家,但他不能和没礼貌的人一般见识。

“可你看起来却不像没事,现在更是在忍耐愤怒。”

迦尔纳正逆光站在窗前,夕阳给他描了一层金边,亮得晃眼的发尾和简约的黑衬衫都被涂上了一层暖色。精致的五官平和地舒展,映出俯视众生的慈悲光辉,美得宛若神袛。

但阿周那只想给他一发右勾拳。

****!这个人是怎么活到现在的!这已经无关实力了,我一定要让母亲把他辞退!绝对!




TBC


小太阳:我没有恶意,我说话就这样。

啾那:那你**闭嘴!

阿周那同学并没有发现他也问候了自己全家,为可怜的娜娜点蜡。

评论(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