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桐_今天至尊让陆公操心了么

握得住虎符兼权柄,握不住青丝病白发,握不住韶华失流年

[周迦‖fgo]师者仁心(2)

学生×老师

一直都是啾那视角233



[2]

虽然强压着性子上完了整节课的阿周那在老师走后明确地告诉母亲自己不想用迦尔纳当家教的意愿,一向顺着他的母亲却态度强硬地拒绝了。

这很异常。

阿周那想。

母亲是个聪慧温柔的女人,平常并不会过问他的学业,也很少插手他的决定。而阿周那自己很少表现出对他人的厌恶,母亲就算真的很想给他找个家教也没必要非执着于这一个人。

也就是说,母亲只想让迦尔纳一个人当他的家教。

再加上之前母亲向自己提议时的态度和新家教那张脸……

!!!

难道说母亲和迦尔纳之间……

怎么可能!我在想什么!

很快,阿周那就否定了自己不靠谱的猜想,没什么原因,毕竟就算事情真是那样,对现状来说也只是充分条件,无法构成“一定要迦尔纳做阿周那家教”这个命题的必要条件,不然,母亲不会拒绝自己想换老师的请命。

要说其他有用的信息……迦尔纳的衬衫是便宜货,而迦勒底大学材料化学系是数一数二的好地方——一般人就算再努力也考不上的好地方。

所以更可能的情况是,母亲很想资助迦尔纳却不想伤害他,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只有让头脑很好的迦尔纳做自己的家教,只是没想到一向优秀乖巧的自己会对迦尔纳表现排斥,么。

那么母亲为什么要资助他呢?

迦尔纳那张漂亮却讨厌的脸在阿周那脑海里晃来晃去,晃地阿周那十分烦躁,更别说他这么难受的状态下想象中的迦尔纳依然是那样平静的神情。

而思考也正巧遇到了盲点,阿周那只好通过放弃探究来暂且摆脱这令人不悦的问题。

反正迦尔纳不是母亲的情人,这就够了。

阿周那在放弃思考的同时,也选择性忽略了得出上述一级结论后心底莫名的喜悦。

--

但这些都不能阻止阿周那的心态在下个周末看到迦尔纳后突然爆炸。

在最开始经历了糟糕的两小时后,阿周那似乎已经建立了对迦尔纳的条件反射。

只要见到迦尔纳,听到他说话就会烦躁,学习时还好,但只要迦尔纳一说出什么嘲讽力十足的“金句”,阿周那就想死死掐住对方的脖子再扭几圈。

母亲到底是为什么会想帮助这么一个性格恶劣的人!

现在,阿周那正在被这样的问题困扰。

“阿周那,放松你手上的力道。把笔捏断也不能让你做出这道题。”

***!那你说干什么能做出来!

还是那平静无波的清丽声线,还是那不留情面的刻薄话语。

托迦尔纳的福,阿周那的思路已经彻底和题目脱离,脑内甚至开始循环自己掐死迦尔纳的gif。

发现阿周那放弃之后迦尔纳便俯下身给困惑的学生讲题。在阿周那看来,对方精致的锁骨因为俯视的角度在衬衫未扣的第一颗纽扣下清晰可见,连着胸口一片白花花的皮肤也在他眼前晃个不停。

啧,这样下去,自己好像真的会犯罪。




TBC

娜娜逻辑推理可是满分(×)
顺便,因为娜娜日常壕所以他眼中的便宜货其实还好。
私设兄弟都是理科,其实啾那比较适合文科吧,但小太阳绝对是理科生,不然他那么通透又ky文综不可能及格!至于为啥都是理科,不仅仅是因为剧情需要,还因为我是理科狗。

其实娜娜对他哥除了想掐死之外没什么其他的想法,信我。

评论(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