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桐_今天至尊让陆公操心了么

握得住虎符兼权柄,握不住青丝病白发,握不住韶华失流年

[权逊‖策瑜]日子还得过


现代黑道paro

诸君,我要吃糖,所以这就是甜饼(。

没查,有虫随缘

脚崴了在教室饿肚子很闹心,懒得修了

私设如山




孙权漫不经心地把烟头在设计精巧的水晶烟灰缸里辗灭,顺着呼出的烟雾叹了口气。


他孙权,本本分分的大四学生,勤学苦读一整年憋足了吃奶的力气去考研,没成想刚知道自己考上了心仪的学校就被要出国深造的亲哥孙策拉去继承什么劳什子黑帮,彻底没了清净日子。


他哥孙策在这城内是呼风唤雨的人物,人帅个高业务强,豪爽义气又不怒自威,一双桃花眼笑则宣风暖阳怒则雷霆暴响,黑道白道谁见了都要让三分。他们帮派也不仅仅是站在街边穿着皮裤社会摇的乌合之众,那也是明面上能开起吴江公司的大组织,突然上来个孙二少,就算这位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但好歹不如孙郎的风流气韵,搁哪个老伙计都受不了。


本来老哥还给他留了个顶厉害的副手——周瑜,人帅个高业务强,留着长发却不显女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除了生孩子好像什么都会,人格魅力四米二,自带气场六米八,堪称活的吸粉机。结果这周公瑾为了追随孙策的步伐,帮孙权清理了几个门户再做做交接就也飞去德意志了,这让剩在老家的孙权真真是欲哭无泪。


好在他自己也有个副手,陆逊。


这陆伯言很有意思,衣着朴素讲话儒雅,眉清目秀安静沉稳,平常伪装地像个不谙世事的教书先生,露狠时才显出自己深沉的城府和超常的谋略。


当年陆康刚死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陆家完了,他陆伯言一个书香门第养出来的奶娃娃撑不了门面干不了这刀口舔血的活,没想到现在这人却成了对吴江对吴郡都至关重要的角色。


最开始陆逊在吴江只是兼职,在吴郡这片地界实力庞大的陆家家主以科研为几任,就在大家都以为他和他小叔会在研究所和大学泡一辈子的时候,这位爷策划了一场局狠狠动摇了隔壁刘备汉业公司的根基。


没人知道这总喜欢敛锋隐芒的陆家老大为什么愿意趟这浑水助孙仲谋一臂之力,但是从那之后陆逊正式作为二把手支撑起了吴江。


神游天外的孙权挠了挠耳廓,等着张老爷子把那些老生常谈的教训说完,装在裤带里开了静音的手机屏上显示的是周瑜的来电,站在门后的陆逊推推眼镜,用修长的手指藏住嘴角小狐狸一样的弧度。








一些塞不进去的东(私)西(设):


周公瑾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除了不会生孩子还不会管弦乐,因为怕把腮帮子吹鼓了所以周大哥不让学


策哥去德国深造,出国就是申请着玩没想到成功了就开开心心出去了,觉得反正我二弟不可能几年帮派都看不好,我出去浪几年。


二谋考研就是因为孙策周瑜朱然陆逊鲁肃都是那个大学的,高考差一分没考上。


伯言从小上学就一节课不缺,跳着级念了直博,在孙权考上研之后的半年跟他小叔陆绩同期肝完了博士毕业论文。虽然这进度也算是天才奇人,但是陆绩比这大侄子还小了四岁,所以大家的注意力也都到了这神童身上。


写了私设,爽到(。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