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桐_今天至尊让陆公操心了么

握得住虎符兼权柄,握不住青丝病白发,握不住韶华失流年

[策瑜权逊]来世再见

cp如tag注意避雷,斑比视角


也许真的是过了太久。

这样的说法并不准确,但表意还算清晰。

他模模糊糊地想着,任凭大脑漫无目的地运转。

时间无穷无尽,没有起点也无处终止。

现世的时间有明确的顺序先后,因为有所参考而有条不紊。

但从他脱离肉身以神识的形态站在这里开始,他就因缺失了参照——也就是时间的起末而处于时间的任意一处。

所以他并不着急。

他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虽未离苦得道,却并不能说是普通。

他沉静平和,所以无数次轮回之中,他做过男子女孩,当过神仙牲畜,却从未堕入恶鬼受无尽苦果。

他有太多的名字,每一次重入世间都被赐予新的代号。

其中有一个,是陆逊。

陆逊陆伯言。

这逊字也是后改的名字。

不过这不重要,名字不过是个代称而已。

只要知道他是他,就够了。

而提到他,就要说到那个总和他纠缠不清的人,孙权。

孙权每次到奈何桥都是来去匆匆。他的生命常是用来享受的,不管是穷困潦倒还是君临天下,他都会活出精彩炫目,百味胶和的一生。

有时一次轮回只为投胎成猪还屠夫一条命,但让人抹了脖子之后他也会义无反顾咽下孟婆递来的忘川水,前尘种种悉数抛开,迎接下一个重新开始。

没错,孙权是个普通、机智且随性的人,日子如何大多靠出厂配置,情商智商容颜出身,陷入红尘无可自拔。

想到这里陆逊苦笑一下,也不知该叹些什么。

他俩的命运总是被绑在一起,生生世世纠缠不清。

不是谁刻意,也不是他们相惜,只是缘分在那里。

时间无限,早不知缘起何处。

这千世万代孰因孰果也盘根错节理不出个思路。

常是他欠了他,为了还债又种新因。

那被传颂嗟叹了千年的君臣相惜亦相忌,只是无穷因果帐中平常一笔,因赶上逐鹿中原的乱世而被铭记。

这或许说不上什么好坏,陆逊没什么感情地想。

名臣猛将多如星云,功过不由后人,也少有人真正用心感受哪个书本上干巴巴的谁的人生,谁的灵魂,常是就着只言片语随意妄想,抓着几个功业轶事当骨架,血肉自行填充,面目全非。

但能留名青史,让他俩这笔无头账在世间有份印证也算没白活一朝。

他踱着步子,还是走到了孟婆面前。

不经意地偏头,便认出了一对宿侣。

是孙策和周瑜。

死后所有在世的记忆都会回归脑海,再在转世时由孟婆帮忙清理地一干二净。

陆逊和这两位多少有些缘分。在他无穷的记忆中,他们总是走在一起。

和他与孙权由因果构建起的羁绊不同,孙策和周瑜的神识是联结在一起的,无论投生到天涯海角,都会因有形或无形的力量让他们走到一起,无论对方是人是畜。

所以那招人艳羡的总角之情,亦是二人无限情史中不轻不重的一笔。

他们相望相惜,踌躇满志,全副温柔不假思索便能毫不保留,无论如何总能谱写出令人惊心动魄的传奇。

从他们的神识诞生之初便是如此。

虽然在这无尽的时间中,任意一刻都可以作为那个点。

他们即将被投入现世哪个时代,谁也不知道。

不过这不重要。

无论在哪个时代,哪个地方,他们都是对方最重要的俦侣——这是他们之间亘古不变的真理。

但是陆逊并不羡慕,也不担心。

他知道那个人也不会厌倦于他们之间的痴缠,不论所出为何,他们早已是对方无从割舍的一部分。

看着他们喝下孟婆汤开始新的、相爱的一生,陆逊端起面前的瓷碗。

来世再见。

他在心底默默地对那个人说。

唠叨:其实这篇主要还是写这两对给我的感觉吧,转世梗看过不少,但是总觉得应该表达一下这一世的刻骨铭心或者俩人本来就世世纠葛不然觉得别扭吧凭啥就想起那辈子而不是其他的哪一世[因为这一世出名啥的就算了吧]顺便还写了下对佛家轮回系统的理解,我家信佛觉得因果还是很奇妙的只是很多解说漏洞大而且面目全非,但是用相对论就好理解多了[不然哪来一个什么罪就罚受刑几百几千年的]
顺便策瑜那个联结也和物理有关但是这不重要,策瑜虐狗杀伤力那么强灵魂不连着我是不信的
权逊那个我觉得他俩感情复杂的多这种设定比较符吧[沉迷权逊无法自拔]
[唠叨要赶正文长我要快住嘴]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