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桐_今天至尊让陆公操心了么

握得住虎符兼权柄,握不住青丝病白发,握不住韶华失流年

【权逊】像个笑话[车]

开个自行车

这辈子第一次开车给权逊了,这cp有毒

现代au的私设

求大帝保佑不查水表

陆逊单手推开浴室的门,水汽扩散开来,带着人造香料的味道。

 

他随手拿起自己事先准备好的毛巾擦头发,浅灰软丝被水的张力束缚,在白布上晕开深色。

 

那简直像个笑话。

 

盯着身上的浴袍,陆逊莫名想起自己和孙权这种关系的开始。

 

这念头就像地摊买来的衬衣里一根不起眼的线,动手拉了便丝丝缕缕扯出一团。

 

关于这件事,公司里曾有有好事者搬出他们学生时代同校的黑历史说他们少年意气,两情相悦balabala,硬是扯出一段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

 

虽然有理有据,但却和事实相差甚远。

 

为他们辟谣的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霸王孙策,解释完了还大笑着来一句这明明更像我和公瑾的事,耿直豪爽地令人佩服。

 

而陆逊和孙权交往的开始,其实简单随便地不像话。

 

 

 

那时候陆逊已经是孙氏的执行副总,会议结束之后他正收拾东西想着怎么对付北边曹二少,孙权就站到他跟前用再平常不过的口气跟他说:

 

“伯言,我有个恋爱想和你谈。”

 

陆逊正脑内分析着对手的策略,想也不想就说:

 

“好。”

 

等答应完了,发现自家老总不是像往常一样表示那咱们边走边说而是万分惊讶又尴尬还迷之欣喜地吸了口气愣在原地,陆逊才似有所悟,推了推眼镜,分出心思开始理解孙二少刚刚发出的音都对应哪些汉字。

 

……诶?

 

 

 

想到这里,走在去卧室路上的陆逊有点懊恼地换上心死眼神向房间里释放怨念光波,顺便腹诽一下给他开工资涨奖金分红发礼的老板。

 

他陆伯言一世英明,就毁在了这一次分心。

 

不,不止这一次,当年孙权去陆家请他的时候就该发现这人不对劲的,那个灿烂的笑容何止老板对未来下属应有的诚意风度,明明是不怀好意居心叵测。

 

而且最让人觉得栽了的是,他也喜欢孙权。

 

是啊,他也喜欢孙权。

 


评论(8)

热度(50)